Skip to main content

红米Note7赢得开门红,但卢伟冰、王川只能开心一阵

红米的征程才刚刚开始。

作者:龚进辉

昨天,小米通过港股公告的形式对外宣布红米Note柒上市首月销量突破壹00万台,这在其上市7个月以来尚属首次,背后的用意值得推敲。

我认为小米此举主要有两大考量:一是借此提振小米股价,7个月前,小米掌门人雷军立下Flag,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。如今,他吹过的牛并没有兑现,小米反而被外界调侃为“年轻人被套牢的第一支股票”。

遗憾的是,小米这一利好公告发布后,股价并未应声上涨,反而呈现下跌态势。截至发稿前,小米最新股价为10.玖港元,较17港元发行价跌去叁伍.捌%,市值贰599亿港元,创上市以来新低。

二是对红米独立后首秀表示满意,并对其未来寄予厚望。换言之,小米高调晒红米战报是在秀肌肉。在我看来,红米秀肌肉分为内外两个层面,即小米自身和向友商示威,这里的友商就是雷军在红米Note7发布会上狂怼的荣耀。

先说小米自身,红米Note7赢得开门红,小米有三个人很开心。第一个人是雷军,这一漂亮业绩,不仅证明红米从产品系列升级为独立品牌的决策是正确的,也证明红米死磕性价比和高品质的策略行得通,未来只要坚定走下去,少犯错误,前景可期。

亚博狗万和狗亚城app第二个人是卢伟冰,他之所以加盟小米,除了认可小米的经营理念,还与雷军有关,后者看中卢伟冰丰富的手机从业经验和团队领导力,其是全行业为数不多打拼20多年的手机老兵。同时,卢伟冰创办的诚壹科技因经营不善而解散,雷军在其危难之际伸出援手。因此,他加入小米后急需证明自身实力,让雷军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很准,而红米Note7上市首月销量超过100万台,作为操盘手的卢伟冰功不可没,为他未来领导红米团队清除障碍。

第三个人是王川。他是小米联合创始人,曾负责小米电视,去年9月小米上市后进行首次组织架构调整,王川被任命为参谋部参谋长,3个月后小米新设中国区,他兼任小米中国区总裁。小米之所以新设中国区,并由联合创始人级别的王川挂帅,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小米在国内市场面临不小的挑战,形势严峻。

IDC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为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和苹果。其中,小米出货量为5200万台,比2017年的5510万台减少5.陆%,Q肆出货量更一度同比暴跌34.9%,竞争态势不容乐观。小米财报也间接还原了其在国内市场面临的窘境。

2018年Q3财报显示,小米国际业务收入达223亿元,同比增长112.7%,占总营收的43.9%,而Q2占比仅为36%,上升速度之快可见一斑,按照当前趋势发展,海外收入占比超过50%指日可待,而小米国际业务表现愈发抢眼,其在国内市场就愈发尴尬。

要知道,小米营收主要由智能手机、IoT和生活消费品、互联网服务三部分构成,智能手机是其第一大营收来源,业务遍布海内外,而IoT和生活消费品、互联网服务主要扎根国内市场,在海外市场才刚刚起步,比如海外互联网服务收入仅占互联网服务总收入的4.4%。

因此,小米海外收入翻倍主要源于智能手机的蓬勃发展,而国内收入则是由智能手机、IoT和生活消费品、互联网服务贡献,且后二者占据相当大比例。考虑到小米营收大盘子在持续做大,海外收入增长强劲,国内收入不见得会下降,而是很有可能增速放缓,而占大头的智能手机收入也将增速放缓甚至出现下滑。

毫不客气地讲,如今小米在国内市场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,而去年2月雷军喊出“10个季度重回国内第一”,试图复制2014年小米用2年半登顶中国市场的奇迹,并称“只有本土胜出,才能持续支撑国际业务稳步发展”。小米野心很大,但难度也不小,去年国内市场销量不增反降,对其无疑是个巨大打击。

新年伊始,红米Note7的大卖,有没有使王川看到在中国市场打翻身仗的希望不得而知,至少提振了内部士气,估计他们认为作为销量担当的红米独立后将越战越勇,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卢伟冰与王川在红米Note7庆功会上同框,后者部下张剑慧、李名进也是一脸笑容,他们分别负责中国区线下和线上销售业务。

再说向友商示威,小米晒红米Note7战报后不久,小米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隔空喊话荣耀总裁赵明,“我记得之前1月底还有谁说出货百万快了的,后来下面就没有了?”此前,后者宣布荣耀V20全球发货量逼近100万台。小米晒战报都带上友商,意在给荣耀一个下马威,加上此前雷军在红米Note7发布会上向荣耀全面开炮,可见小米与荣耀积怨很深。

在我看来,雷军罕见怒怼荣耀,并非他在微博上所说的出于“被黑惨了”那么简单,而是通过“导演”一场撕逼大秀,来扶一把单飞之初的红米,为其品牌造势。360掌门人周鸿祎曾夸赞雷军是“中国营销第一人”,我认为没毛病,后者的确是自带流量的营销高手,他全程“黑化”炮轰荣耀,发泄心中堆积已久的不满情绪只是一方面,更多是借助撕逼来炒热话题,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红米品牌升级和红米Note7。

不得不说,雷军为红米Note7单飞顺利操碎了心,而其用心良苦的副作用是暴露了自身内心的焦虑,因为小米想要重回国内第一,必须过荣耀这一关,但现实是,小米在国内市场被荣耀压制由来已久。赛诺数据显示,荣耀已连续九个季度稳居中国销量线上第一名,去年上半年销量为2839万台,超过小米的2670万台。

尽管荣耀未公布去年整体销量,但可以推测出个大概。华为2018年全球手机出货量从2017年的1.53亿台增长到2亿台,2017年荣耀贡献约1/3,去年12月赵明透露2018年荣耀在华为总销量中“占相当多的比例”。鉴于下半年是手机传统销售旺季,比如双11的加持,销量超过上半年是大概率事件,保守估计2018年荣耀国内销量约为6000万台。

至于海外市场,赵明当时透露销量同比2017年增长超过150%,占比20-30%。由此推算,荣耀全球销量可能在7500-8500万台。这一数据或许不够精准,但反映出一个残酷事实:小米想要让红米独立后对标荣耀,而荣耀却在步步紧逼整个小米。

放眼未来,荣耀立志在2020年跻身全球前五,随着其国际化步伐的加快,尤其是发力小米领先的印度市场,销量或将再上一层楼,届时雷军将承受更大压力。因此,我认为他火力全开炮轰荣耀,不单单是为红米摇旗呐喊,而是真的着急了,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徐洁云会在晒红米Note7战报之余酸荣耀一把,本质上是迫切想证明自己。

当然,红米Note7单月销量破百万,为红米征程开了个好头,但雷军、卢伟冰、王川只能开心一阵。换个角度看,不可否认,红米Note7在品质上有所突破,但仍基本延续原有的高性价比打法,即停留在舒适区,单月百万销量并不让人意外,其真正的挑战是如何让旗舰机大卖,只有大卖才代表红米独立稳了,但尴尬之处在于,红米品牌在用户心智中近乎与“廉价”划上等号。

同时,荣耀也是红米前进路上的绊脚石,其在国内市场拥有红米所不具备的线下渠道资源和营销资源,后者主要通过电商销售,现阶段靠雷军一张嘴来吸引眼球,代言人、IP营销几乎是空白。现在我才明白,雷军高喊的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后半句,原来是指红米自身不服渴望干倒别人,而不是红米把不服的人干趴下,祝他心想事成。

本文由龚进辉投稿一鸣网,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,

向一鸣网投稿,请点击投稿按钮,详情请参阅《一鸣网投稿须知》。